是白苏吖

=白苏
目前小英雄/凹凸/恶狼/逆水寒(手游)/恋与(微淡)
出久小天使我爱他!!!
杂食动物一只
开学不会经常出现

这个直播间不正经?

※是安哥生贺文的后续

※主播雷×主播安

※已结婚✔

※[]弹幕标识

※放飞自我ooc

可以接受的话就拉下去吧————

(◍ ´꒳` ◍)






又是一天早晨,安迷修吃完了早餐,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直播间。

“Hi,大家早上好!”

[安…???你谁啊?]

[噗哈哈哈,安哥你这造型可以的!]

[安哥你今天是专门来搞笑的么?]

“你们笑什么啊?”

安迷修看着弹幕,不明所以。

[安哥请照照镜子吧…]

[emm,安哥会被自己吓到的]

“照镜子?”

安迷修拿出镜子。

“啊!!!”

当看到自己的样子的那一刻,安迷修的内心是崩溃的:眼睛周围涂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眼影,酷似“熊猫眼”;脸上涂上了浓艳的腮红;嘴唇上的口号还是最鲜艳的那种红色!

[安哥崩溃了!]

[安哥已经失去对生活的希望了!]

[哈哈哈,楼上的你们够了~]

“恶党你快给我过来!”

安迷修羞愤到咆哮。

[?!恶党]

[…我好像知道是谁了]

[我也猜到了……]

“你这傻逼骑士大早上的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打游戏了!”

雷狮有些恼火地走到安迷修背后。

[!!!捕捉雷总!]

[这不是隔壁的海盗头子吗?]

[啊啊啊啊啊啊雷总!!!]

[捕捉到野生雷总一只!]

“那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迷修转过身来,面对雷狮。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发出了一阵可怕的笑声。

[这笑声???有毒]

[雷总的笑声好可怕]

[这事绝对是雷总干的]

[嗯,雷总老皮了]

“别笑了!快说是不是你干的!”

安迷修羞愤到跺了跺脚。

“咳,是我又怎么样?”

雷狮饶有趣味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安迷修。

“你,你这样做太过分了!”

安迷修嘟起了嘴。

“哟,安迷修,”

雷狮靠近安迷修,抬起他的下巴,邪魅一笑,

“你这是在对我卖萌吗?”

我的妈呀,这家伙怎么越来越撩了!安迷修顿时大脑死机了。 

“才没有!你想多了。”

[真的吗?安哥?]

[你的耳朵已经出卖你了……]

[安哥的耳朵好红啊!]

“好了不捉弄你了。”

雷狮捏了捏安迷修红红的脸蛋。嗯,真柔软。

安迷修别扭地别过头去,不去看雷狮。

安迷修手上的戒指也不知何时出现在粉丝们的视野中。

[妈耶,那个闪闪发光的是什么东西!]

[?!戒指!还是山楂形状的]

[山楂的花语是:唯一的爱,守护。这狗粮……]

[被强行塞了一大碗狗粮!]

[嘤嘤嘤,我的安哥心有所属了……]

[哭唧唧QAQ]

“哦哟,安迷修,你的粉丝们已经知道我们两个的事咯,还很伤心呢~”

雷狮看了眼屏幕,冲安迷修挑了挑眉头。

“啊,这么快……”

“本来还想晚点再告诉他们呢。”

安迷修看着满屏充满了埋怨的弹幕,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好吧,为了你们开心起来,今天你们随便点歌吧,什么歌都可以!”

[!!!]

[真的吗?!]

“真的!”

安迷修一脸真诚。

“喂,安迷修,我觉得你会被坑的很惨。”

雷狮又伸手捏了捏安迷修的脸。

“雷狮你不要捏我脸!”

安迷修发出抗议。


事实证明,雷狮说的话是对的。

安迷修的那番话让他的粉丝们都燃起了“搞事”的斗志。

[那我们继续上次的套马杆吧!]

[同意!]

[我支持!]

[赞同!]

[臣附议!]

“你们!!!”

安迷修痛哭欲绝。

“安迷修,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什么鬼都可以哦~”

雷狮在一旁补刀道。

[雷总好样的!]

[雷狮,我方队员,鉴定完毕✔]

[雷总这刀补的可以✔]

安迷修无奈的摇了摇头,很不情愿的唱了起来: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爆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

[雷总听的真过瘾]

[雷·幸灾乐祸·狮]

[这个很OK]

[终于在有生之年听到安哥唱这首歌了,我死而无憾了!]

[哈哈,楼上的你够了]

艰难的把《套马杆》唱完后,安迷修有感而发:

“我的粉丝都是假的,假的,一群假粉!”

“谁让你提出这个建议的,自己挖的坑当然要自己跳下去啊~”

雷狮再次补刀。

安迷修开始怀疑人生。

[安哥又被雷总怼了]

[安哥生无可恋]

[安哥:扎心了,老铁]

好不容易唱完了魔曲《套马杆》,结果又来一个更可怕的提议:

[不让人安哥跟雷总合唱一首歌吧!]

[可以有!]

[夫妻大合唱……支持!]

[期待啊!]

“跟雷狮合唱?这个…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安迷修显得有些为难。

“可以啊,你们想听什么歌?”

雷狮不知何时把头凑了过来,点头表示答应这个要求。

[小公主!]

[我……我莫名想听《郎的诱惑》]

[噗,可以有可以有]

[兄dei,我支持你!]

[我挺你!老铁!]

[请继续你的想法!不要停!]

[你们有毒……]

“哟,你们挺会挑歌的嘛~”

雷狮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那好吧,答应你们的请求。”

[Oh nice!]

[兴奋!]

[坐等雷总跟安哥的合唱]

随着音乐的前奏响起,雷狮望向安迷修:

“娘子~”

“啊哈?”

安迷修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应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这傻逼真的应了!”

这已经是安迷修第三次听到雷狮那可怕的笑声。

[雷总这笑声…真的太魔性了!]

[安哥你!!!笑死我了]

[哇靠,安哥你真的应了!!!]

[哈哈哈,我站定雷安了!!!]

[+1]

[+10086]

安迷修气得想咬舌自尽。

“雷狮!你别再笑了!”

安迷修拿起一个枕头朝雷狮扔去。

雷狮边接住枕头,边笑着揉了揉安迷修柔软的头发。嗯,摸起来很舒服。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

[莫名不爽]

[这措不及防的狗粮……]

[想摔手机]

[同感]

“最后一首了!!!免得你们再点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歌。”

安迷修撇撇嘴。

[!大家快想想有什么神曲!]

[emmm,我想听安哥娇喘!]

[楼上的你?!我赞同!]

[请继续你的危险发言!!!不要停]

[我挺你啊兄dei]

“蛤?娇喘?啥子玩意?雷…?!”

安迷修刚抬头就看到了脸颊微微泛红的雷狮。

“雷狮你怎么了?”

安迷修凑前去。

“!”

雷狮随即后退了几步。

“没事,就是有点热。”

雷狮转过身去,不让安迷修看见他那通红的脸。

“没事就好,等直播完了,我就给你做碗冰沙吧!”

“嗯。”



“我的妈呀你们真的太过分啦!!!”

刚刚上网搜了“娇喘”的意思的安迷修满脸通红。

“怎么可以这样!”

“你们是想让我被封号吗!!!”

[安哥~]

[嘤嘤嘤,求你了]

[安哥啊~]

[安哥你最好啦~]

[安哥你就答应我们嘛~]

[安哥…QAQ]

“…好啦!我答应你们啦!对你们我真的狠不下心来。”

安迷修百般无奈,选择答应。

“可这娇喘…咳,我真不会啊……”

[安哥我来教你!你只要说:啊啊啊~嗯~哦哦,然后用非常享受的语气念就OK啦!]

[楼上的……老司机啊]

[老司机带带我~]

[准备上车]

“……感觉说这个好羞耻!”

安迷修用双手捂脸。

[安哥~]

[可怜巴巴]

“我就试一下吧……这是最后一次!”

[嗯嗯!]

[感觉雷总有福了……]

[同感]

安迷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终于开口了:

“啊啊啊~嗯~哦哦~”

[偶买噶,安哥这声音也太合适娇喘了吧!]

[安哥证明了他自己永远只能当身下受的事实!]

[安·万年受·迷·雷总身下受·修,鉴定完毕✔]

雷狮听到这段开始不淡定了,心跳开始加速,体温在迅速上升。

[雷总不淡定了!!!]

[雷总忍的好辛苦啊]

[雷总别忍了,冲上去就是干!]

[哈哈哈,你们这群人搞事啊!]

雷狮似乎是听到了安哥粉丝们的心声,终于按捺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他走到安迷修身旁,讲他按倒在地上。

[!地咚!]

[雷总干得好!]

[终于忍不住了!]

[接下来就是……]

[楼上的思想好猥琐!]

[危险发言!]

“雷,雷狮,你干什么!”

“抱歉,安迷修,我忍不住了。谁让你诱惑我呢?”

雷狮勾勾嘴唇,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诶???我,我才没有!”

安迷修脸红了。

雷狮不得不承认,安迷修的脸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特别是他脸红的样子,太犯规了啊。

“抱歉,今天的直播到这里结束了,我们下次再见。”

雷狮还不忘跟安迷修的粉丝们告别。

[再见!]

[下次再听你和安哥一起唱歌!]

[要和安哥好好的!]

[祝你们99]

关上直播间,雷狮望着身下满脸通红的安迷修,缓缓开口道:

“安迷修,我饿了。”

“饿了?那我现在去给你做冰沙……”

“不,”

雷狮望着安迷修,眼中充满了欲望。

“在此之前,我要先吃一道开胃菜。”

说罢,他低下头,在安迷修耳边缓缓开口道:

你愿意,被我吃掉吗?”





最喜欢你啦!

我也喜欢金毛组的!(*´艸`*)

※嘉德罗斯×金

※已交往

※同居设定

※放飞自我ooc

※文笔渣

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拉吧————

(*´艸`*)嘻嘻






“嘉德罗斯!”




金边下楼梯边喊道。

然而此时的嘉德罗斯正在打游戏。

“嘉德罗斯!”

怕他没听见,金又喊了一句。

“吵死了,渣渣。你就不能安静点吗!”

嘉德罗斯盯着手机屏幕,有些烦躁。

“嘉德罗斯,不如今天我们去……”

“愣着干什么,上啊!啧,果然是渣渣,技术烂得要死!”

“……”

自己说话的时候被别人打断真的老不开心了!

金生气地走到嘉德罗斯面前,夺走了他的手机。

“!喂,渣渣你干什么!”

嘉德罗斯正要生气,刚抬头看到金的时候,怒火瞬间消失殆尽。

金那蓝宝石般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嘉德罗斯真讨厌!明明就是你只顾着打游戏,都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还凶我,嘤嘤嘤……”

金一脸委屈地落下了眼泪。

“喂…渣渣你别哭啊。”

嘉德罗斯开始手忙脚乱了。

他最见不得金哭了。

“嘉德罗斯最讨厌了!嘤嘤嘤…”

金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直流。

“啧。”

嘉德罗斯叹了口气,将金拥入怀里,摸着他的头发,安慰道:

“渣渣,别哭了,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嘻嘻,嘉德罗斯上当了!”

金在嘉德罗斯的怀里笑了起来。

“?!渣渣你敢戏弄我!”

嘉德罗斯生气的放开金。

“谁让你刚刚忽略我的!”

金嘟嘟嘴。

看着金这个表情,嘉德罗斯瞬间消气了。

唉,谁让我有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呢。

“喂,渣渣,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

嘉德罗斯坐在沙发上,示意让金也坐过来。

“嘉德罗斯,我们去买雪糕吃吧!”

金一脸兴奋。

“蛤?外面很热诶!”

嘉德罗斯望了望窗外如蒸笼般的人间地狱。

“可我就是想吃嘛……”

“求你了,嘉德罗斯……”

金抱着嘉德罗斯的手臂,冲他撒娇。

嘉德罗斯被萌出一脸血。

“啧,真麻烦。”

嘉德罗斯站起身来,走上楼。

“你要干什么?”

“换衣服啊。不是说要买雪糕吗,快上来换衣服!”

“哦哦,这就来!”



雪糕店里。

“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嗯…我喜欢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金对着雪糕柜一通乱指。

“不行,只能买一个。”

嘉德罗斯抓住金还在乱点的手。

“啊…为什么啊!”

金一脸忧伤。

“渣渣你就不怕吃坏肚子的吗!”

嘉德罗斯微微有些生气。

“雪糕这么多,我又不会一次吃完!”

“渣渣,别以为我不了解你。上次我带回来的葡萄,你还不是一下子全吃完了!所以这雪糕,也只会是一样的结果!”

“啊……嘉德罗斯你就给我买嘛~”

“不行。”

“嘉德罗斯~”

“不行。”

“……”

金再次使出他的必杀技——哭。

只见金那蓝汪汪的眼中注满了泪水,并有决堤之势。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着金这样子,瞬间心软了。

“好了渣渣,给你买!肚子疼可不要来找我!!!”

“嗯嗯,我知道啦!”



结果,到了晚上。

“嘉德罗斯……”

坐在床上看书的嘉德罗斯看着弯着腰的金,不由得笑了。

“哟,是谁今天答应说肚子疼不会来找我的?”

嘉德罗斯一脸嘲讽的看着金。

“嘉德罗斯…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帮帮我好吗……”

金虚弱的开口道。

“我可是说的很清楚……”

“嘉德罗斯……”

“……”

看着金痛苦不堪的样子,嘉德罗斯发现自己还是狠不下心来。

“啧,渣渣果然就是渣渣。”

“真麻烦。”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嘉德罗斯还是将虚弱无比的金打横抱起,把他轻轻放在床上。

“我去倒杯水来。”

嘉德罗斯转身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嘉德罗斯拿着一杯热水走进了房间,对金说:

“哝,渣渣,喝点热水。”

金接过水,喝了一口,随即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好烫……”

“啧,麻烦。”

但嘉德罗斯还是帮金把水吹了下。

金把水喝下去后,感觉稍微舒服了点。

但肚子还在疼。于是——

“嘉德罗斯,帮我揉揉我的肚子吧。”

“蛤?”

“好不好嘛~”

“你这要求有点过了。”

“嘉德罗斯……”

“……”

看着金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嘉德罗斯再次败了。

“啧,果然是渣渣。”

“揉肚子是吧?”

“嗯嗯。”

嘉德罗斯把金的衣服撩开一点,把手放在金柔软的肚子上,温柔地抚摸着。

“这样?”

“嗯嗯!”

“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啦,谢谢你嘉德罗斯!”

“哼。”



在嘉德罗斯的按摩下,金很快就睡着了。

嘉德罗斯伸手抚摸金柔软的脸。

即使金睡着了,他身边还一样散发着天使般的气息。

“嘉德罗斯……”

金说梦话了。

“怎么了,渣渣。”

“你最好了…”

“我好喜欢你啊……”

“最喜欢嘉德罗斯了……”

嘉德罗斯嘴角勾起笑意,低下头,在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我也最喜欢你了。”





安迷修生贺文

祝安哥生日快乐!我的骑士先生❤

※主播安×主播雷(虽然文中只有写安哥的直播)

※有雷总求婚场景(一点也不浪漫!)

※放飞自我ooc

※很清水的,一点也不甜

※涉及歌曲:老薛的《哑巴》

※[]弹幕标识ovo

※内含小彩蛋✨

可以的就往下拉吧٩(ˊvˋ*)و


早晨,小鸟在枝头歌唱。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洒落在一个棕发男人的脸上。

棕发男人有着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所有符合帅气的词语都可以形容他。睫毛随着他呼吸的频率轻轻颤动着,令他熟睡的面容显得更加温柔。他睡得那样熟,让人不忍心叫醒他。

可是,他美好的睡眠时间,被一阵万恶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棕发男人缓缓睁开双眼,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刚按下接听健,一个近乎咆哮般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安迷修,你他妈给我醒过来!”

安迷修幽怨地开口道:

“雷狮,我美好的睡眠时间就这样被你打断了,你觉得这样很好玩是吧。”

“是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来咬我啊,安迷修。”

电话那边传来了笑声。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

“哼,既然醒了,那就去刷牙洗脸吧,我不打扰你了。”

“等一下!”

雷狮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安迷修叫住了他。

“雷狮,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你想我了?”

“嗯。”

电话那边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雷狮说: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了。等我。”

“嗯,那我挂电话了。”

“嗯,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后,安迷修抬手擦去眼角的眼泪,朝洗手间走去。

另一边,雷狮正在机场办理手续。他要回去。因为,他想他了。而且,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安迷修吃完早餐后,打开了直播间。

他和雷狮一样,都是一个主播。

刚打开直播间,他的粉丝们就涌了进来:

[第一!]

[前排!]

[头一次这么前耶!]

[哇,骑士先生开直播啦!]

“嗨,大家好,我们又见面啦!”

安迷修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啊啊啊,安迷修!!!]

[安哥我爱你啊!]

[几天不见,你又帅了!]

[安哥我好想你啊!]

看着这些可爱的弹幕,安迷修笑了: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你们今天想听什么歌呢?”

[山有木兮!]

[起风了~]

[想听哑巴QWQ]

[莫名想听套马杆???]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

[我也想听了怎么办……]

[+1]

[+10086]

“套马杆?你们是认真的吗?”

安迷修哭笑不得。

[是的!认真的!]

[哈哈,没错!]

[+1]

[+10086]

安迷修看着弹幕,无奈的说:

“真是败给你们了……那好吧,就唱这首歌,不过我还没听过这首歌,我先听一听。”

[?!安哥竟然没有听过套马杆!]

[假的吧……]

[感觉安哥被我们坑了……]

[同感。]

安迷修没有料到的是这首歌竟如此魔性。当那销魂的音乐响起时,安迷修开始怀疑人生,一脸的生无可恋。

[有没有看到安哥生无可恋的表情!]

[哈哈哈,看到了!]

[安哥感到绝望。]

[安哥表示:我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粉丝!我的粉丝绝对都是假的!假的!]

[安哥:生无可恋.jpg]

[哈哈哈哈,你们很棒棒哦~]

安迷修红着脸关掉了音响,羞愤道:

“你们真的好皮哦!都是一群假粉!”

[哈哈哈,皮使我们快乐!]

[皮这一下我们很开心。]

[哈哈哈哈,吾乃皮皮粉!]

“我决定了,就唱哑巴!”

安迷修打开音响,随着音乐的旋律唱了起来:

“我们都迁就嘴巴

    我们都憋着真话

    我们总让爱先发芽“

“ 我们会接受惩罚

      有一个变成哑巴

      越退让越不会表达”

“我就像一个哑巴一样

     你翻译不了我的声响

     怕腻烦过量

     我举止要限量”

……

[啊啊啊,我要死了!]

[开口跪系列。]

[妈耶,好听炸了!]

[安哥不做歌手真的可惜了!]

[一个被直播耽误了的歌手。]

“谢谢大家的喜欢,我离歌手的专业水平还有很远呢!不过,我会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的!”

安迷修笑着说,

“好啦,今天的直播就到了这里了,我们下次再见!”

[安哥再见!]

[骑士先生再见!]

[再见,我会等你的!]

[安哥再见啦!]

[下次见~]

……

刚关上直播间,信息提示音就响了起来。安迷修打开信息一看,是凯莉发过来的:

【安迷修,请你现在来风信子餐厅一趟,本小姐有事找你~☆】

“有事找我?会是什么事呢?”

安迷修没多想,换好鞋子,走出了家门。

“403号房 应该是这里了吧?”

安迷修再三确认后,敲了敲门。

“安迷修,快进来吧!”

凯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就在安迷修刚打开门的那一瞬间,金和凯莉就朝他喊道:

“Surprise!(惊喜)”

“今天…是有什么节日吗?”

安迷修表示一脸懵逼。

“……”

凯莉扶额,叹了口气

“事实证明,安迷修你真的是一个笨蛋,连自己的生日都可以忘。”

“我的,生日?”

“对啊,今天是5月13日啊!你都不知道吗?”

安迷修仔细回想今天的日期。啊,没错,今天是5月13日,是他的生日。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才记起来。”

安迷修抱歉地笑笑。

“安哥,你怎么啦?感觉自从雷狮走后,你就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呢!”

金那宛如蓝宝石般的眼睛里充满了关切。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原来是在思念雷狮啊~☆”

凯莉一语道破天机。

“啊,被你们看出来了。”

安迷修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

“是的,我想雷狮了。”

凯莉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说: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你总不能在自己生日这天也无精打采吧。”

“对啊,生日就是要快快乐乐的嘛!”

金也点头道。

“我想,大哥也不希望看到你在自己生日这天也没精神。”

卡米尔开口道。

安迷修望着自己的朋友们,他笑了,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在接受了朋友们的生日祝福,被大家在脸上抹蛋糕等一系列的活动之后,安迷修提着两大袋的礼物走回了家。

想起大家的笑脸,安迷修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当他抬头看到他与雷狮的合照时,又陷入了无尽的思念。

距离雷狮离开的那天,已经快四个月了。雷狮不在的日子里,安迷修感觉度日如年。对他的思念,每天都在增加。

“啊……又在想雷狮了呢,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安迷修回过神来,发现已是傍晚时分了。太阳剩下的光辉照耀着大地,天边的云彩都被染上了红色。

“叮咚”

这时,门铃响了。

奇怪,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呢?

安迷修朝门口走去,开了门。然而,就在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愣住了。

眼前的黑发男人穿着休闲装,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他脚边的行李箱告诉安迷修:他刚回来。

“哟,安迷修,才几个月不见,你就不记得我了?”

雷狮紫色的眸中倒映出安迷修的身影。

“……”

“喂,我说安迷修,你好歹给我点反应吧!”

见安迷修没反应,雷狮有点生气地说。

安迷修想也没想,就这样冲过去,扑进雷狮怀里,紧紧抱住他。

“!安迷修你……”

“别说话,”

安迷修开口道。

“就这样让我抱着你吧,一会就可以了。”

雷狮意识到自己离开的时间太长,令安迷修感到孤独了。

于是,他抬起手,抱住安迷修,说:

“安迷修,我回来了。”

“雷狮,欢迎回来。”

“雷狮,你还站在外面干什么?快进来啊!”

帮雷狮把行李搬进屋子后,见雷狮站在门口不动。安迷修有点疑惑。

“安迷修,”

雷狮走到安迷修面前,将藏在门外的那一束花捧到他面前,

“生日快乐。”

安迷修一时间愣住了。

那是一束山楂。

洁白的花朵绽放出一个个灿烂的笑容,像是在为他送上生日祝福。

安迷修愣愣地接过那束花,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看着洁白的山楂,问:

“雷狮,为什么你要送我山楂?”

“还记得你的骑士宣言吗?”

“当然记得!”

“那,骑士宣言的最后一句是什么?”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不解,

“这跟山楂有什么关系吗?”

雷狮轻笑一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安迷修,你知道山楂的花语吗?”

“诶,不知道……”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雷狮缓缓开口道,

“山楂的花语是,唯一的爱,守护。”

安迷修呆住了,他的目光与雷狮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

他看到了雷狮眼中的深情。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安迷修笑了,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

雷狮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非常喜欢安迷修的笑容。

随即他扬起嘴角,说:

“感谢的话,待会再说吧。你还有一份礼物未签收呢。”

“诶?还有?”

安迷修微微有些吃惊。

只见雷狮变魔术般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打开一看,安迷修顿时惊呆了:那是一枚戒指,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的钻石都被渲染上了艳丽的红色。最特别的是,戒指的形状是一朵盛开的山楂。

“雷狮,这……”

安迷修此时已惊愕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不必惊讶,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份生日礼物。”

雷狮那宛若上好的紫宝石的眼中装满了深情,

“安迷修,不知从何时起,我便开始在意你这个笨蛋了。”

“那么爱多管闲事,那么傻,那么不自量力……真看不出你有什么优点。”

“可,我的心偏偏就被你这个笨蛋带走了。”

“慢慢的,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不在的日子里,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所以,”

雷狮单膝下跪,举起黑色的小盒子,深情地说:

“安迷修,你愿意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安迷修眼眶里蓄满的泪水在此刻夺眶而出。他一字一句地说:

“我!愿!意!”

雷狮笑了,安迷修也笑了。

雷狮为安迷修戴上戒指,站起身来,给了他的伴侣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安迷修,也轻轻抱住了他的另一半。

拥抱之后,两人面对面站着,挨的是那样近。彼此温热的鼻息喷到彼此之间的脸上。在天边绚烂的余晖的照耀下,两人拥吻在一起,影子被拉的老长老长……

“雷狮。”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小彩蛋☆

关于错误的方式打开

例如:

①原片段:

【“!安迷修你……”

“别说话,”

安迷修开口道。

“就这样让我抱着你吧,一会就可以了。”】

以错误的方式打开:

“!安迷修你……”

“别说话,”

安迷修开口道。

“吻我。”

雷:?!你谁???安迷修才不会这么主动!

雷:这怕不是个假的安迷修。

②原片段:

【”等一下!”

雷狮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安迷修叫住了他。

“雷狮,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你想我了?”

“嗯。”】

以错误的方式打开:

“等一下!”

雷狮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安迷修叫住了他。

“雷狮,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你想我了?”

“呵,别自恋了,谁会想你啊,想多了你。”

雷狮卒,享年18岁。

雷:嘤嘤嘤,被媳妇嫌弃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安雷安相性问答(大概?)

奇奇怪怪的东西
ooc注意
瞎jb乱写

凯:雷狮,安迷修,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们~

雷:哦?

安:凯莉小姐,请问是什么问题呢?

凯:哎呀,就是关于你们两个的啦,可以答应我的请求吗?

安:当然可以啦,能帮助您这么美丽可爱的小姐是在下的荣幸。

雷:喂,安迷修,你别再撩妹了。别忘了,你可是有家室的人

安:雷狮,请你搞清楚,明明是你在撩妹好吗!天天都被美丽可爱的小姐包围,别以为在下不知道!

雷:!!!安迷修你跟踪我?!

安:在下没有!在下是听金小朋友说的!

金(打喷嚏):???

雷:好啊,我待会就去收拾他!

安:恶党!不准欺负小朋友!

凯:……都别吵了!有什么事待会再说,现在先回答我的问题!

雷:哼!

安:在下听凯莉小姐的。

凯:那下面进入正题啦~

凯:第一,你们的名字是?

雷:雷狮。

安:在下是安迷修。

凯:第二,年龄是?

雷:18

安:19

凯:第三,身高是?

雷:186

安:179

雷:安迷修你这个矮~子~

安:雷狮!

凯:…第四,你们对彼此的称呼是?

雷:安迷修。

安:雷狮。

凯:更亲密点的?

雷:笨蛋骑士。

安:恶党。

凯:…好吧,第五,你希望对方怎样称呼你?

雷:叫我雷总!让安迷修给我当下属的感觉肯定很不错……喂,笨蛋骑士,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安:在下只希望他能好好叫我的名字!

雷:这是不可能的事,安泥鳅。

安:恶党你这个大猫猫!

雷:安没马!

安:雷没船!

凯:停!下一个问题!

凯:为什么会喜欢上对方?

安:因为在下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星辰大海。

雷:是他的温柔。

安:恶党你终于肯好好回答问题了。

雷:不过最主要是想找个炮友♂罢了。

安:?!雷狮你别跑!

雷:来啊安迷修!

安:看在下的冷热流!

雷:雷神之锤!

凯:这两个怕不是智障。

凯:都给我停下!就剩最后一个问题了,mmp你们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吗!

安:凯莉小姐对不起!在下这就好好回答您的问题!

雷:那我也不闹了。

凯:哼,这才像话嘛!

凯:最后一个问题!你站安雷还是雷安?

安:安雷!

雷:雷安!

雷:呵,得了吧安迷修,就你还想在我上面?做梦吧你!安迷修你永远只能做我的身下受

安:雷狮你太狂妄了,明明在下比你好吗?

雷:安迷修你就是个

安:雷狮你才是!

雷:怎么,要比试一下吗?

安:可以

雷:那好,我们今晚就来比一比,看看谁攻谁受

安:奉陪到底

凯:…为什么我会找他们来回答问题,我怕不是脑子有坑吧???

据说雷狮跟安迷修昨天真的干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两个人都没有下过床。

凯:…呵,死gay。




雷总很皮

这个梗是我同学跟我说滴,我觉得很适合他们俩,就写了个脑洞!


安迷修:雷狮,什么向东流?

雷狮:大河~向东流啊~

安迷修:……雷狮你正经点!

雷狮:知道了知道了…真烦。

安迷修:…什么参北斗?

雷狮: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安迷修:…雷狮你有病吧!

雷狮: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安迷修(拿起冷热流):雷狮你今天很皮哦,今天就让我来教教你怎样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吧!雷狮你给我站住!!!

雷狮(扛起雷神之锤就是一个百米冲刺):皮使我快乐!教育什么的,安迷修,你能追上我再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恭喜雷狮获得新称号:皮皮雷


一个脑洞

“雷狮,我喜欢你。”
“哟,笨蛋骑士终于开窍了吗?”
“恶党!”

“雷狮,我爱你。”
“嗯,我也是。”

“雷狮……”
“…咳,哭什么…笨蛋骑士,丑死了……”
“安迷修,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雷狮!!!”

“…你确定,安迷修?”
“嗯,我想好了,我要去找他。”
“……那好吧,祝你们在那个世界,幸福的生活下去。”
“嗯,谢谢你,格瑞。”
“……”

“…咳咳,雷狮,我很快就要来陪你了。”
“等我……”

“喂,安迷修,你也太弱了吧。这么快就死了?!”
“是啊,比你弱,可是你比我早来这里啊。”
“…安迷修你皮痒痒是吧,要不要让我电你一下?”
“好啊,那就来吧!”
“……”
“……”
“不过,我又能见到你了。”
“嗯,真好。”
“安迷修,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雷狮。”

“所以,安迷修,你愿意陪我看尽世间繁华吗?”
“我愿意!”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

问题:金是谁的?

格瑞:金是我的。
嘉德罗斯:胡说!渣渣可是我的王妃!
雷狮:我们雷狮海盗团团宠,什么时候成你们的了?
安迷修:你们说的都不对!王子殿下明明是在下的!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
金:(姐姐你快来救我!)

我爱修罗场(*/ω\*)

雷狮,生日快乐

迟到的生贺
由于是第一次写凹凸的同人文
所以有很多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文中的歌曲是《你的样子》,网易云音乐有
这应该是我写的最长的单篇吧(字数:3k+)
希望喜欢♡︎

今天是雷狮的生日。

安迷修准备给雷狮办一个生日派对,给他一个惊喜。

其实前几天,安迷修曾向雷狮提出要给他庆生这回事,可是雷狮却轻蔑地说:

“过生日?呵,我才不稀罕。更何况生日礼物这种东西,我们雷狮海盗团从来就不缺。”

“所以啊,笨蛋骑士。你有闲情给我庆生,还不如想想该怎样讨♂好我呢。”

“恶党!”

想好心给雷狮举办生日派对却反被调戏的安迷修恼羞成怒地朝雷狮扔去一个纸团。雷狮笑着躲开后,冲安迷修扬了扬下巴,说:

“记住我说的话哦,笨蛋骑士。”

说完,他便转身大步离开了。

“恶党真是的,就知道戏弄在下!”

现在回想起来,安迷修仍然感到羞耻。可想给他过生日的事情,可是一点也没有减少。

“嗯……该送什么给恶党呢?”

正当安迷修托着下巴发呆时,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将他的灵魂唤了回来: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

眼前的黑发少女正笑着望着他。

“啊,原来是美丽的凯莉小姐。”

安迷修回以凯莉一个微笑。

“嗯哼~我们的骑士大人在烦恼什么呢?”

“让我猜猜,你正在想该给雷狮送什么生日礼物吧~☆”

“诶诶,凯莉小姐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已经把你的想法都写在了脸上呀~”

“居然这么明显?!”

“那…需要本小姐给你提建议吗~☆”

凯莉以大佬的姿态坐在安迷修对面,笑着问道。

“好啊,在下也想听听凯莉小姐的意见呢!”

安迷修愉快的接受了。

“那你可要听好啦!”

“嗯嗯!”

“咳咳,”

凯莉清了清嗓子,

“首先,准备一个盛大的派对!最好多邀请一些人来,这样才热闹~☆”

“然后,准备一个大蛋糕!雷狮是谁?雷狮可是海盗团的老大,小小的一个他们根本不稀罕~”

“最后就是准备礼物什么的,我觉得吧,其实送什么礼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意。只要你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就没问题啦~”

“送什么礼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意。”

凯莉的这句话一直在安迷修的耳边回荡。

“我的…心意吗……”

安迷修喃喃自语道。

“喂,安迷修,你有没有在听本小姐说话!本小姐可不仅是帮你想礼物的事,还……”

“凯莉小姐,谢谢您!在下知道该怎样做了!麻烦你帮在下通知大家来参加今晚的派队吧!”

“……”

说完,安迷修便飞快地跑开了,只剩下一脸无语的凯莉在风中凌乱。

“…呵,男人。算了,本小姐就帮人帮到底吧~☆”

凯莉一甩黑色长发,转身走进喧闹的人群中。

雷狮觉得安迷修今天有点奇怪。

安迷修今天看到雷狮就跑。雷狮刚给他打了个招呼,他就溜的没影了。

雷狮表示一脸懵逼。

“这笨蛋骑士今天脑子是抽风了吗,见到我就跑,我难道就这么可怕吗?”

“啧,真烦!”

夜晚,雷狮坐在湖边,往平静的湖中扔石子,以宣泄内心的烦躁。

“大哥,原来你在这。”

清冷的男声从雷狮身旁传来。

“哦,是你啊,卡米尔。找我有事吗?”

来人正是卡米尔。

“嗯,大哥,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卡米尔那蓝色的眼眸纯净的没有一点杂质。

“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说完,卡米尔转身走在前面带路。

“卡米尔今天也怪怪的…该不会被安迷修那个笨蛋给传染了吧?!”

想到这里,雷狮一脸的震惊。

安迷修:“???”

“大哥?”

见雷狮没跟上来,卡米尔回头问道。

“啊,来了。”

雷狮回过神来,将刚刚的想法消除掉,跟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他们停了下来。面前的路被大树挡住了,看不到这条路后面的模样。

“大哥,你先在这等着,我去看看。”

“小心点,卡米尔。”

“嗯。”

卡米尔拉了拉帽檐,往前走去。雷狮望着卡米尔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完全被树丛吞噬。

雷狮稍等了片刻,卡米尔的声音就从树丛里传来:

“大哥,可以进来了。”

“哦。”

雷狮向前走去,也进入了“树丛隧道”。

“这什么地方。”

刚穿过枝繁叶茂的通道的雷狮来到了一个广阔的草地上。由于月亮被云层遮住了,所以周围一片漆黑。

“卡米尔!”

雷狮大声喊叫道。奇怪,卡米尔怎么不见了?

就在这时,草地周围星星形状的灯亮起,照亮了整片草地。

“雷狮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雷,雷狮,生日快乐!”

“海盗先生,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渣渣。”

“雷狮生快。”

“喂,雷狮,生日快乐。”

“大哥,生日快乐。”

“老大,生日快乐。”

“老大老大,生日快乐!”

“嗯…生日快乐。”

“你们……”

看着眼前一群熟悉的人,雷狮恍然大悟。

“卡米尔,这就是你带我来这的原因?”

“嗯,很抱歉一开始没有告诉你,大哥。”

卡米尔如实回答道。

“老大,你不要怪卡米尔,因为大家都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佩利帮卡米尔解释道。

“谁说我要责怪卡米尔了?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们会为我办生日派对。”

雷狮笑着说。

“这个想法其实是安哥提出来的,你应该感谢他才对。”

金开口道。

“安迷修?”

“嗯嗯,你看,今天这个场地就是他布置的。”

“啊,还有那个蛋糕,也是安哥亲手做的。今天安哥做蛋糕的时候,不小心把面粉弄的浑身都是,那个样子真是笑死人啦!”

金边笑边比划着。

“噗,那倒真是他会做出的事。”

看着那印有自己照片的蛋糕,雷狮嘴角上扬,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对了,说到安迷修,那个笨蛋骑士去哪了?”

雷狮这才发现安迷修不在这里。

“诶,安哥吗?自从他布置好一切后,就没见过他了。”

紫堂幻抬了抬眼镜,回忆道。

“这个笨蛋骑士又跑哪去了……”

雷狮扶额道。

“哟,说曹操曹操到,某个骑士先生就在那哦~☆”

凯莉的棒棒糖指向草地旁的湖边。

这时,从那边传来吉他声。安迷修坐在湖边,弹着吉他,缓缓开口道:

“它不会走远

    那些时间

    在我的脑海

    来往盘旋”

“简单的话

    可以的话

    你能听完它

    给我回答”

“有那样巧合的事情

    我喜欢的东西

    全都像你”

“像逐渐接近的彗星

    瞬间就燃尽

    你能听清

    那个声音”

这时,天空中飘下了玫瑰花瓣。

“衰仔快看,是玫瑰花雨啊!”

“嘶——哎哟哟,老姐你轻点,我的手都被你掐红了…”

雷狮伸手接住一片艳丽的玫瑰花瓣,看着漫天的玫瑰花雨,嘴角向上扬,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不远处的安迷修看到这幅情景,嘴角也勾起微笑,缓缓开口:

“总是会关心

    同样事情

    开心的频率

    也很接近

    现在我稍微

    有点想念

    刚散场的见面”

“想要你发现的事情

    我喜欢的东西

    都因为你”

“希望你可以忘记我

    偶尔的狼狈

    再多靠近

    我的心情”

“雪与花或彗星像是

   相册深处的短诗

   你被比喻成的物与事

   都是我对你爱情的样子”

“我不会对你说谎啊”

在与安迷修唱出这句的同一时刻,从湖面上放出的烟花在夜空中展现出绚丽的色彩。

“格瑞格瑞,是烟花耶!”

“……笨蛋。”

雷狮笑了,烟花绚丽的色彩照在雷狮的脸上,印出他温柔若春风的笑容。

“想要你发现的东西

    我喜欢的东西

    都因为你”

“希望你可以忘记我

    偶尔的狼狈

    再多靠近

    我的心情”

“有那样巧合的事情

    我喜欢的东西

    全都像你”

“像逐渐接近的彗星

    瞬间就燃尽

    请你回应

    那个声音”

一曲完毕,烟花飞向天空,形成一行字:

“雷狮生日快乐!♡︎”

“哦哟,这么浪漫的吗~☆”

凯莉笑着说道。

安迷修站起身来,朝他们走来。

“安迷修,你还不赖嘛~”

凯莉拍拍安迷修的肩膀。

“是啊是啊,漫天的玫瑰花瓣,好浪漫啊!”

艾比点头道。

“谢谢两位美丽可爱的小姐的夸奖,在下下次会做的更好的!”

安迷修微笑着说。

“安迷修,”

雷狮朝安迷修走来,

“虽然我说过我不需要庆祝生日,但我还是要谢谢你。”

雷狮笑了。

安迷修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那是一个温柔的笑容。

足以令冰雪消融。

“雷狮。”

“嗯?”

“我要送你一个生日礼物。”

“噢?是什么啊。”

雷狮施展了一个坏坏的笑容。

“闭上眼睛。”

安迷修说道。

雷狮照做了。

“你,你可不许睁开眼睛!”

“知道啦,笨蛋骑士!”

安迷修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唇瓣贴在了雷狮的唇瓣上。

“!!!”

雷狮惊讶到睁开了眼睛。

眼前人的唇贴着自己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有一种静谧的美感。

雷狮的心跳在此刻漏拍了。

安迷修似乎感受到了雷狮的视线,睁开了眼睛,刚好与雷狮四目相对。安迷修脸颊上一片绯红,刚想结束这个吻,却被雷狮按住后脑勺,与他继续缠绵……

过了一会,安迷修把头埋进膝盖里,试图藏起他的面色绯红,可他通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而雷狮,则笑着看着害羞的安迷修。

“噗,笨蛋骑士,你的耳朵好红啊”

“恶党,你就知道戏弄在下!”

“安迷修,”

雷狮突然正经地说,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把埋在膝盖里的头抬了起来,但依旧满脸通红。他望着自己的鞋尖,开口道:

“…嗯,你喜欢就好。”

“其实,你已经送了一份最好的礼物给我了。”

“诶?”

“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啊。”

雷狮微笑着的望着安迷修,紫色的眸中装满了深情。

安迷修从他紫色的眸中,看到了星辰大海。

雷狮缓缓向安迷修靠近,安迷修也缓缓向雷狮靠近。

微风轻轻吹起他们的衣角,也吹散了遮挡住月亮的云层。

月光散落在草地上,照耀着正在拥吻的情侣……

“安迷修,我喜欢你。”

“雷狮,我也喜欢你。”

刚刚在一旁的大家目睹了全程……

“诶,格瑞,安哥跟雷狮在……唔”

“…笨蛋,不要说话”

“ω⁄⁄⁄⁄⁄⁄”

“…呵,男人”

“凯莉…那个是什么啊?”

“噢?我们的圣女小姐也想知道吗~”

“嗯,想知道…”

“那,亲身体验一下不就知道咯~☆”

“祖玛祖玛,我们也来玩亲亲的游戏吧!”

“不要,我拒绝。”

“/(ㄒoㄒ)/~~祖玛”

“喂,你,你要干什么!”

“你要试一下吗,像他们那样的。”

“哈?!”

“喂,帕洛斯,老大跟安迷修在干什么啊?”

“那叫接吻。”

“看起来挺好玩的,帕洛斯,不如我们也来试一下吧!”

“?!佩利你是把你脑子给吃了吗?”

一旁的九岁儿童歌、紫堂幻跟艾比表示收到了一万点暴击。

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

小剧场:

雷:“安迷修,不如我们来干点刺激♂的事吧!”

安:“?!等等你要什么……雷狮!”

据说第二天,安迷修在床上躺了一个上午。